首页 > 衡阳在线 > 报价新闻 > 正文

香港金融界 存款保险制度预计上半年出台

17/04/13   来源:http://www.honsil.com

  

 香港金融业界人士19日在第九届亚洲金融论坛有关“一带一路”的讨论环节中表示,“一带一路”将是未来10年重要增长动力。

 中国倡议的“一带一路”将促进亚洲、非洲、欧洲这三大区域之间的经济合作,开创崭新的发展路向,为一众国家及地区带来无限商机。香港金融发展局主席史美伦、中国光大控股首席执行官陈爽、汇丰环球银行及资本市场亚太区主管范礼泉、香港南丰集团行政总裁梁锦松等多名业界专家19日在第九届亚洲金融论坛专题早餐会“香港:连接‘一带一路’的超级联系人”环节中探讨“一带一路”所带来的种种机遇,以及商界、投资者和金融机构应如何善用香港的优势,尽享先机。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易纲,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丝路基金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金琦就“金融改革与发展”回答中外记者提问。 深圳特区报特派记者 何龙 许业周 摄

 史美伦表示,“一带一路”将是未来10年重要增长动力,可为区内创造贸易及财富机遇,并有助全球经济发展。香港是最大离岸人民币中心,有丰富经验及专才,相信香港可担当超级联系人角色,并为“一带一路”项目提供融资。至去年底,香港股市总市值达3.2万亿美元,香港人民币债市亦提供另一个投资渠道,加上法律体制稳健,甚至可以发挥比超级联系人更大的角色。

  经济新常态下如何理解稳健货币政策的含义?人民币汇率波幅增大原因何在?利率市场化今年会有什么新动作?……12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举行记者会,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副行长易纲、副行长潘功胜就金融改革与发展热点问题回答了记者提问。

  M2增长适度未超出货币政策“稳健”范畴

  周小川说,尽管去年以来央行使用了各种货币工具进行调节,但加在一起的广义货币供应量(M2)增长仍是适度的,未超出稳健或中性的范畴。

  他介绍,关于货币政策的描述只有五个大范畴:宽松、适度宽松、稳健、适度从紧和从紧。这五个范畴覆盖面都比较大,每一个范畴里向左向右都可以有灵活性调整,但是从一个提法换到另一个提法,台阶比较大。

  “中国经济步入新常态是一种常态,不是一种特殊的、有问题的状态,货币政策不一定需要一个新提法。”周小川说,虽然从近期看,人民银行用了不少过去大家不太熟悉的货币政策工具,但相对于国民经济的体量,每一项工具所使用的量并不一定很大。

  在回应市场关于通缩的担忧时,易纲说,在密切关注价格走势的同时,会以稳健的货币政策来调控好流动性。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恰恰是应对目前经济形势的一个合适组合,也是政策的应有之义。

  很多企业通过股票市场融资获得发展

  针对定向调控货币政策效果如何的问题,周小川说,已经看到不少正面效果,对这些政策的评估需要一段时间。

  他说,有些货币政策的结构性调整是持续性的,可以针对目前的存量有所调整,比如有差别的存款准备金率。但也有些政策是增量型的,比如市场上缺少一种流动性,需要有增量资金,央行要把这个增量资金注入经济体中,注入时寻找最缺少资金的地方,找结构优化上最需要的地方。

  对于资金注入股市就不是支持实体经济的观点,周小川表示不赞成。他说,与全球其他国家相比,中国最强调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很多企业通过股票市场融资获得发展,但确实有个别金融产品会陷入纯粹投机性的目的,这要加以防范。

  人民币汇率波幅增大是正常现象

  关于人民币汇率最近波幅不断增大的问题,周小川说,在中国经济开放程度越来越高的背景下,这是正常现象。人民币汇率波动不仅取决于国内经济基本面,还取决于国际上包括国际金融市场上人民币的供求关系,与整个国际局势有没有重大事件也有关系。

  “去年以来,国际上很不平静,有很多因素导致汇率波动。如果在一个阶段来看波动率,人民币与世界上很多货币比较起来是相对稳定的,波动算比较小的。”周小川说,人民币汇率波动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是美元开始走强。贸易商、投资者、金融市场的参与者,基本上能够正常应对这样一种波动。

  此外,今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将对特别提款权(SDR)进行五年一次的评审。针对人民币今年是否能加入SDR,易纲表示,这是水到渠成、瓜熟蒂落的过程。中国什么时候加入、加不加入,中国金融改革开放的进程都会继续向前推进。

  易纲说,IMF评审SDR时有两个标准:一是看货币背后的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的量,二是货币要能够自由使用。目前,中国的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在世界上是数一数二的,且人民币正朝着一个可自由使用货币的方向发展。人民币加入SDR,有利于扩大SDR的代表性,有利于推动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对中国金融业的改革开放也会起到促进作用。

  热钱存在但不严重

  在回答有关热钱的问题时,周小川说,在我国国际收支上,绝大多数资金的进出都有正常的贸易和投资背景,但也有一些可能与热钱有关系。这个数量不容易准确观察,但它肯定是存在的,现在的情况并不是很厉害。与正常的投资贸易相比,这个数量也不是很大。

  易纲介绍,人流、物流、资金流、投资流都会造成跨境资金的流动。去年,企业和个人在我国境内金融机构的美元存款增加1000多亿美元,今年1月又增加400多亿美元。这说明企业、个人、金融机构在目前经济环境下,都在优化资产负债表,根据预期来调整资产和负债的货币结构。这是“藏汇于民”的好现象。“当然,我们也在警惕一些不正常的跨境资金流动。”

  存款利率上限今年放开概率“非常高”

  周小川说,我国利率市场化已逐渐推进多年,取得很多进步。去年,人民币存款利率的上浮区间扩大了20%,今年前不久的利率调整,上浮区间又进一步扩大了10%。

  “因此,大家非常合理地估计,我们离利率市场化也就是最后的存款利率上限的解除,已经非常近了。”周小川说,“今年如果能有一个机会,可能存款利率上限就放开了,这个概率应该说是非常高的。”

  易纲补充说,央行将存款利率浮动区间上限由基准利率的1.2倍扩大至1.3倍后,商业银行能够差异化定价,出现了上浮区间不同的阵营。利率市场化条件正渐趋成熟。

  关于互联网金融的监管政策,潘功胜透露,央行正在牵头制定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意见,目前正在履行相关审批程序,预计不久就会出台。

  他说,央行对互联网金融的基本态度是鼓励创新发展、分类适度监管。由于涉及的法律关系和风险性质不同,互联网金融不同业态的监管规则和监管强度会有所差别。

  存款保险制度预计今年上半年出台

  周小川说,出台存款保险制度的各方面条件已基本成熟,估计今年上半年可以出台。

  所谓存款保险,是指存款银行交纳保费形成存款保险基金,当个别银行经营出现问题时,使用存款保险基金依照规定对存款人进行及时偿付。

  周小川说,作为金融改革重要的一步棋,建立存款保险制度已经过一段时间紧锣密鼓的准备。去年年末,存款保险条例已公开征求社会意见,征求意见的结果总体是正面的。这就说明,出台存款保险制度,各方面条件已经基本成熟。

  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我国建立存款保险制度的呼声格外强烈。当年,“建立存款保险制度”就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随后几乎每年都会提及。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到,推出存款保险制度。

  根据此前的征求意见稿,存款保险制度要求实行强制保险,所有的存款类金融机构都必须加入存款保险制度。此外,最高偿付限额设为人民币50万元。按央行统计,这可以覆盖99.63%的存款人的全部存款。

 陈爽认为,“一带一路”政策有清晰的长中短期目标,预计政策短期会以贸易自由化为主要方向,中期着重区域基建互联互通,最终则要达到区域一体化的目标。相关政策对区内国家也有明显支持,当中的基建政策可带动其它产业发展,同时亦鼓励内地企业走出去。

 (据新华社电)

  (综合新华社北京3月12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