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衡阳在线 > 财经动态 > 正文

太原城中村负面清单 2016中国跨境投资高峰论坛在京召开

17/07/30   来源:http://www.honsil.com

  

  新一轮城镇化进程中,作为城乡二元结构的典型产物,“城中村”成为众多城市的关注重点。记者近日在山西太原走访发现,遍布城区的“城中村”垃圾遍地、违建丛生、各类案件多发、干群矛盾突出,日渐成为科学城镇化的“拦路虎”和当前影响太原改革发展稳定的突出问题。

  “脏乱差”加“黄赌毒”

2016中国跨境投资高峰论坛在京召开

  6月17日电 2016中国跨境投资高峰论坛于6月16日在北京拉斐特城堡酒店举行。论坛旨在积极响应国家科技创新驱动和“双创”的战略号召,意图通过集聚全球创新资源,探讨跨境融合新思路,共同营造更加适于创新要素跨境流动的便利环境,从而全面提高中国企业科技创新的国际合作水平。

  安全隐患众多

  华灯初上,紧邻太原市平阳路的大马社区异常热闹。说是社区,其实就是“城中村”。85%以上的村民住进了附近的新村小区,老宅基地上的房子就提供给南来北往的数万租客。

  走进社区,纵横交错的道路大多只有两米左右宽,逼仄处不足一米,仅容行人和电动车通行。道路两旁满是五六层高的院落,住满了租客,一个院落少则十几人,多则百十人。这些被称作“握手楼”、“一线天”的建筑和道路间,布满了电线、管道等。位置好的地段林立着餐馆、棋牌馆、洗头屋等营业场所,晚间成了灯红酒绿的世界。

  大马社区是太原“城中村”的典型代表。记者近日在该市四个主城区的十余个“城中村”走访时,多位居民和租客表示,他们生活环境恶劣,还时常担心自身安全。

  小店区许西村一名租户说,脏乱差是“城中村”环境的代名词。每到夜间,村里路上满是垃圾和污水,连脚都下不去。数据显示,太原市“城中村”日产生活垃圾1916吨,占全市的42.6%,其中85.6%的生活垃圾没有纳入城市整体管理;全市“城中村”每天产生污水9.83万吨,而76.3%的“城中村”没有配套的市政污水管网。

  多位村民表示,由于流动人口过多,“城中村”经常发生偷盗、抢劫、强奸、赌博、贩毒、卖淫等案件,总让人“心里不踏实”。太原公安部门数据显示,仅去年前三季度,发生在“城中村”的刑事案件达7700多起,占全市刑事案件的31%;受理治安案件5.4万余起,占全市案件的55%。

  让人提心吊胆的,还有“城中村”的各类安全隐患。据不完全统计,太原市“城中村”存在的各类安全隐患建筑多达7.5万平方米。万柏林区一个“城中村”的村主任坦言:“每天看着那么多隐患,感觉就像在火上烤着一样!”

  村民“食利”干部贪腐

  干群矛盾突出

  50多岁的万柏林区南上庄村村民王万宝一家六口人,常年住在村里2005年建成的新小区内,一路之隔的老村宅基地上,盖着两排三四层、共50多间房子。他说:“2010年前后,家里就没地了,全靠这些房子每年30多万元的租金过日子。儿子初中毕业就不上学了,30多岁了也没个正经干的。”

  南上庄村支部书记乔新生告诉记者,全村村民只有592户2822人,流动人口却高达3万多人。前几年村里耕地被全部征用后,90%以上的村民靠房租为生,成了典型的“食利族”。

  曾在太原走访百余个“城中村”的山西省社科院马克思主义研究所副所长庞丽峰说,成了“食利族”的“城中村”村民,除了出租房子,大多没其他就业渠道,也不愿就业。一些有钱村民由此染上炫富、赌博、吸毒等恶习,既影响社会风气,又产生不稳定因素。

  由于地处城市发展的黄金地段便于“卖地生财”,再加上平常疏于监管,部分“城中村”的村干部出现贪腐问题。小店区一位“城中村”的前任村委干部说:“很多村踢开地皮就是钱,村干部权力大,都在地皮上转圈圈。财务公开、四议两公开,都成了形式。需要决议什么,村干部叫上几个关系好的,走个形式投个票,事儿就算定下了。”

  据太原市纪委通报,该市杏花岭区杨家峪村原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胡政在任期间,多次违反《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和《党章》有关规定,不搞村务公开,侵害村民利益。如在村集体土地开发过程中,数个重大项目、涉及过亿元资金的收支情况均未向村民公开,包括在无任何规划、施工手续情况下以建设村民福利房名义预收房款后,将房款用于其他支出。而作为村党支部书记,无视《党章》规定,在村党员大会上,对预备期明显不到1年的3名亲属提前同意转为正式党员。

  村干部贪腐导致部分“城中村”干群关系紧张。在太原市多个“城中村”调研时,均有村民向记者反映村干部违规卖地、打击报复不同意见村民等问题。而在前几届的村两委换届选举过程中,上访告状、巨资贿选等情况时有发生。

  过去扩城“绕道走”

  今成发展“拦路虎”

  山西省社科院社会学所副研究员李小伟说,在工业化推动下,近些年来城市扩张和郊区化进程加速,城市边远地区大量土地被征用,而政府或开发主体为了规避极高的经济成本和社会成本,选择绕开村落的迂回发展思路,导致“城中村”被城市包围。而城乡二元结构长期得不到有效解决,又加剧了“城中村”各种矛盾。

  太原市多个“城中村”的村干部反映,在这种“绕道走”的城市扩张背景下,“城中村”的耕地和靠近路边的好地全被征用,留给村集体和村民的只剩少数建设用地和宅基地。与此同时,城市在扩张过程中“占地不要人”。

  记者调研发现,虽然目前太原四成以上“城中村”进行了村改居,但日常运作模式仍然是村委会主导,村内的医疗、教育、医保、养老保险、环卫等公共事业全部由村集体承担,就连供热、供气、用水等公用事业也难与市政管网接轨,很多“城中村”烧的还是土锅炉、用着煤气罐、喝着屡被污染的浅层井水。一些村民说,他们只不过是住在城里的农村人,名义上是市民却享受不到市民的各项待遇。

  部分专家和基层干部认为,作为旧有体制、政策后遗症的“城中村”愈发成为科学推进城镇化的障碍。“‘城中村’除了物质形态与城市格格不入外,对城市经济社会的消极影响日益突出,成为严重阻碍进一步城市化和城市改革发展稳定的‘问题村’。”李小伟说。

  一些基层干部表示,当前“城中村”已成为城市发展中的民生短板。太原城镇化率虽然高达84.12%,但1/3市区人口仍居住在环境较差、公共服务不到位的“城中村”和棚户区。“城中村”居民在教育、医疗、社会保障、养老等多方面的二元鸿沟也亟待抹平。数据显示,近九成“城中村”居民参加的还是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和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

  在城乡二元结构中,政府监管也表现出典型的二元性。部分“城中村”成为社会治安、食品药品、消防等方面的监管盲区,演化成“藏污纳垢”之所,对现代城市管理形成挑战。此外,房租经济、地皮经济催生的“城中村”违建、小产权房等问题也成为城市进一步发展的重要障碍。有关数据显示,目前太原“小产权”房面积高达2700多万平方米,如何处理已经成为一道大难题。(记者 晏国政 马晓媛)

  此次活动汇集了包括信中利资本集团董事长汪潮涌,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周茂清,中韩产业发展基金董事长闵志东,英国商会会长Clare Pearson,贝恩咨询董事总经理丁杰,盛世投资总裁、创始合伙人张洋,京东金融战略部总经理周剑远等在内的中外各界嘉宾共计500多人。

  论坛通过科学的议题设计,紧密结合目标受众关注的热点、焦点,以合作共赢为原则,提供现场跨境并购落地路演,近距离接触全球优秀项目,感受最前沿的跨境并购趋势。与此同时,嘉宾有机会与各国精英进行深度对话,共同热议在跨境投资热潮中的模式创新、风险防控,以及助力实体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意义。

本新闻转载于澳门百家乐官方网站,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