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衡阳在线 > 华人新闻 > 正文

中国侨界贡献奖得主王爱军 澳大利亚副总理认可把最大奶牛场卖给中国人

17/05/19   来源:http://www.honsil.com

  

中国侨界贡献奖得主王爱军:争立医学阵地的前沿

王爱军(人民日报海外版)

  2月29日电 据澳洲新快网报道,澳大利亚新任副总理乔伊斯(Barnaby Joyce)轻松看待把本土最大的奶牛场出售给1个中国买家这笔交易。

  财长莫瑞信(Scott Morrison)上周批准中国企业Moon Lake Investments以2.8亿澳元收购范迪门地(Van Diemen''s Land Co)。

  薄如蝉翼的“膜儿”可以包裹在受损神经周围,帮助周边组织修复得完好如初,断裂缺损的神经可以通过“代替导管”重新生长连接!

  这可不是天方夜谭,在第五届侨界贡献奖获得者王爱军所在的公司——烟台隽秀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笔者见到了这两项世界首创产品——可降解神经修复膜和神经导管。

  专注学术 勇攀科研高峰

  读书期间,王爱军曾面临不少诱惑。“我的性格很开朗,本科毕业时差点去做药物销售工作。”王爱军说,当时不少同学去药厂做销售,收入相当诱人。然而,出于对科研的热爱,王爱军最终选择继续读书,并逐渐发现了科研的无穷魅力。

  从清华博士毕业,王爱军选择去美国深造。然而,在科学的道路上攀岩总是充满了各种艰辛。“我刚从伯克利到戴维斯做教授的时候,在伯克利做博士后期间的四五个课题尚未完全结束,所以每个周五晚上要开车100多公里的路程赶回伯克利,利用周末时间继续博士后的工作。”

  “思维很活跃的时候往往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谈及科研的艰辛,王爱军说,为了多争取一些时间,他经常工作到深夜甚至通宵。

  凭着持之以恒的努力和对科研的执着追求,王爱军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他在国际上首次证明血管内膜新生和动脉硬化的发生机制与多能血管干细胞的行为有关,该成果发表后一度引起国际广泛关注。迄今为止,王爱军累计获得PCT国际专利1项,美国专利3项,中国专利6项。

  成功背后 是艰辛的付出

  工作的需要让王爱军在生活上让步很多。“在伯克利做博士后刚开始的那段时间,为了赶数据,经常在实验室熬个通宵。当时孩子刚刚出生,我都没怎么照顾。”王爱军回忆说,“孩子最早开始笑啊,最早学会坐呀,我都不在旁边,都是后来才知道的,现在想想还挺遗憾的。”

  “有一次,孩子生病了,我爱人急着找我去找医生,但那天我在实验室,手机没有信号,我爱人就在网上给我留了好多段话。一直到好几个小时之后,我才看到留言,那时候我爱人已经找其他的朋友带着孩子去看医生了。”王爱军说,“太专注了有时候容易忽视一些事情。”

  “孩子一岁的时候跟爱人一起回国,我自己一个人在美国,特别孤苦伶仃。每当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之后,我就在晚上抽时间跟孩子视频聊天。但是由于时差原因,两地相差16个小时,为了等孩子从幼儿园回来可以视频聊天,我经常熬到凌晨三四点。”王爱军回忆说。

  “成功的花,人们只羡慕它现实的明艳,然而当初它的芽儿,浸透了奋斗的泪泉,洒满了牺牲的血雨。”这首诗正是王爱军的真实写照。

  带技术回国 成果惠及大众

  谈及回国的初衷,王爱军说:“当时选择回国,就是想把国外学到的这些先进的技术带回国。”

  回国后,为了尽快将其科研成果产业化,王爱军和同事们马不停蹄地开展科研工作。引进设备,加紧研发,王爱军再一次一心扑在了科研上。“我甚至连自己的生日都不记得了。”王爱军笑着说,直到烟台开发园区的同事为他送来一个大蛋糕,还在实验室工作的王爱军才恍然意识到那天是自己的生日。

  在王爱军和其团队的不懈努力下,烟台隽秀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坚持自主创新,将国际先进科研成果成功产业化。公司开发的神经导管产品、神经修复新材料产品及脊髓修复产品成为国内首创,也在国际领先。

  乔伊斯接受采访时指出,自落户澳洲以来,范迪门地就一直是外资控股的。他说:“已经是外资持有时,很难去辩论外资所有权这件事。”

  范迪门地在塔州西北部的25个奶牛场饲养着约1.9万头奶牛,是全球最大奶制品出口商恒天然(Fonterra)的供应商。该公司是澳洲历史最悠久的公司之一,于1824年在伦敦成立,次年获得了塔州35万公顷土地。

  范迪门地的大部分股权属于新西兰塔拉纳基(Taranaki)的新普利茅斯区议会(New Plymouth District Council)。

  乔伊斯表示,他一直倾向于澳人持有澳洲的农业资产。

  他说:“我不会懒散地置身事外,让任何报价都通过。如果人们因此说我排外的话,那爱咋说咋说吧。”

  “虽然不能在手术台上亲自为病人做手术,但是现在我们开发的新产品有可能让更多的病人受益,也算实现了自己‘悬壶济世’的梦想。”王爱军说。

  “未来,我们的公司要做高品质、有特色、能跟国际水平接轨的产品,打破国外的垄断,进一步提高国内整个行业的水平,进而不断提高国民健康水平。”王爱军自信满满地说。(杨璐璐)

  乔伊斯认为,联邦政府需要在农业外资所有权方面找到平衡。“如果我们全部放行,人们会对我大喊大叫,说我太软弱,从不捍卫他们。如果我全都阻挠了,他们又会说我狭隘排外。”

  乔伊斯坚称,联邦政府正试图找到折衷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