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衡阳在线 > 金融信息 > 正文

短短6年重庆小贷贷款余额冲到全国第三 写在余额宝上线3周年之际

17/09/16   来源:http://www.honsil.com

  

魏旭龙

  □天弘基金副总经理 周晓明

  今年6月13日,余额宝上线整三周年。2013年8-9月,我在中证报发表《余额宝模式探究系列》共十篇文章,解读和分析了余额宝模式和业务的方方面面,也对公募基金和互联网金融表达了一些感想和展望。三年过去了,基金行业和互联网金融都有了不少发展和变迁,余额宝业务也有了持续健康的发展。本文将从余额宝业务三年发展的总结出发,分享一些关于公募基金和互联网金融发展的看法。

  重庆晨报记者 吴黎帆 报道

  2008年5月,央行和银监会发布《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明确规定了小贷公司的设立方式和资金来源。2008年10月9日,重庆首批小额贷款公司——渝北区中金小额贷款公司、渝中区瀚华小额贷款公司、合川区广信小额贷款公司开业放贷。

  经过6年多的发展,重庆小贷行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行业规模、服务能力、创新水平和质量效益4项指标均处于全国前列,为把重庆建成长江上游金融中心贡献了力量。彼时的重庆,成为了众多华侨眼中的香饽饽,吸引了众多的“海龟”回国创业,重庆澜鼎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魏旭龙便是其中一员。

  从国际投行到民营金融

  第一眼见到这个30岁出头的CEO时,记者有些惊讶,是什么动力让他放弃奋斗了8年的澳大利亚,毅然回国创业?魏旭龙笑着说:“我是在为跨国企业在华公司提供投融资服务时,发现国内金融市场存在大量的机会,所以萌生了回国的念头。”

  魏旭龙表示,之所以选择来重庆,一方面是重庆蓝洋金融的邀请,另一方面则是国家对中西部金融发展的大力支持,让他觉得重庆是个相当不错的选择。

  在蓝洋金融苦练“内功”

  魏旭龙回忆道,自己刚回国的时候,恰好是重庆小贷公司快速发展的时期,短短两年时间,上百家小贷公司如雨后春笋般迅猛发展,其中既有重庆信联产融小贷等纯国有性质的小贷公司,也有力帆、宗申、隆鑫为代表的民营资本控制的小贷公司,还有数十家外资小额贷款公司。

  经过6年多的发展,重庆小贷公司数量、资产规模、从业人员和贷款余额年均增长率分别达到21.9%、61.6%、36%和68.6%。其中贷款余额占全国比例7.9%,居全国第3位、西部第1位。6年来,重庆小贷公司累计贷款6905亿元,年均增长75.4%。

  而此时的魏旭龙,则在蓝洋金融创立并负责创新投行部,就是在这个过程中,魏旭龙和重庆晨报慢慢熟悉起来。每次有关小贷行业的新闻报道,魏旭龙都会作为重庆晨报的“专家顾问”进行评论分析。而重庆晨报也和魏旭龙的老东家蓝洋金融进行了多方面的合作,如共同推出“金点子征集活动”、“蓝洋金融圆桌”、“财经眼”等栏目。

  除了与蓝洋金融的合作外,重庆晨报也多次策划有关小贷、担保公司发展的深度报道,密切关注小贷、担保行业的发展状况,还参与了多次重庆小贷、担保公司的“茶话会”,请小贷、担保公司的负责人畅谈对行业发展的看法、建议,甚至吐槽。

  不过,在小贷公司发展如火如荼的时候,魏旭龙敏锐地注意到,互联网金融已成为金融业的一大热点,有大把值得挖掘的机会,这让他创业的念头再次蠢蠢欲动。

  用投行思维打造P2P平台

  尽管国内的第一家P2P公司早在2007年便在上海成立,但重庆的P2P起步相对较晚。2013年底,重庆首批P2P公司——易九、贷贷兴农等才先后成立。

  2014年初,魏旭龙创办重庆澜鼎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半年后,互联网理财平台“融魔方”上线。

  和其它P2P公司不同的是,融魔方并不靠赚取利息差赢利,投行出身的魏旭龙将自己擅长的业务与互联网金融进行了融合。“公司通过前期大量数据信息的收集,筛选出业务明确、流水好、有前景的优质中小企业,通过为他们提供金融增值服务,或通过基金管理公司进行直投,或帮助其上市并购,在资本市场上赚钱。”魏旭龙介绍说。

  左手理财,右手消费

  在融魔方的发展基本稳定后,不安分的魏旭龙又将目光瞄向了消费金融市场。今年4月初,融魔方的兄弟平台——乐首付正式上线,前期主打分期旅游产品。

  魏旭龙表示,消费金融是近期的一大热点,也是普惠金融的重要组成部分。从国家层面来看,从消费这一终端激活经济,是解决我国内需增长不足、实体经济不振所引发的一系列问题的核心突破口。

  余额宝是普惠金融的成功实践

  总结余额宝的三年发展,我认为最重要的关键词就是“普惠”。

  让我们首先看看余额宝在普惠的表现:上线三周年,这只产品的开户数超过2.95亿户,为客户赚取收益572.93亿元;客户平均年龄29岁,以年轻人为主,各年龄段均有分布,地域分布覆盖祖国大陆全部2749个行政县;众多客户主要因基本生活需求触发理财需求,引发余额宝的小客单价的活跃交易,作为一只“1元起购”的理财产品,目前余额宝日均处理转入和转出(申购和赎回)近4000万笔交易,平均每笔交易金额在千元左右;经过三年的不断拓展,余额宝已经覆盖了网络购物人群绝大多数的日常生活场景,网上购物、缴费、线下消费、购买其他理财产品、转账、提现到卡等等。可以说,客户拿着装载支付宝钱包的手机,用余额宝份额,可以解决日常生活的绝大多数支付和理财问题。

  这样一个普惠的余额宝,成为银行存款之外另一个最普及的金融产品,也成就了这只基金的行业地位:中国最大基金、世界客户数第一的基金、世界规模前三大货币基金,距离成为全球最大货币基金仅一步之遥。

  其实,我们和支付宝当时只是抱着服务普通人群的朴素愿望,都没有设想可以做一个如此普及的产品,今天来回首余额宝三年的历程,强烈感受到普惠的价值。我想谈三方面的感想:

  (一)普惠定位是余额宝产品成功的主要因素

  首先,普惠定位与移动互联网的普及相对应,使余额宝以场景驱动、客户互动、低门槛、高频次为特点,形成自身独特的产品推广路径。

  第二,余额宝产品充分分享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技术的红利。嵌入式直销模式使得余额宝借助了蚂蚁金服和阿里巴巴的电商运营技术、云计算技术等先进技术和广阔的一站式在线生活平台,构建极致的客户体验和强大的系统处理能力,并将这些建立在低成本的基础上,这些极大强化产品的普惠。

  从上述两点看,余额宝找到了互联网与金融产品的最直接的连接点。

  第三,普惠定位对于余额宝解决货币基金流动性管理问题提供了极大帮助。客户众多、交易频繁而分散、大多由生活需求触发,使得余额宝具备有序的、可预测的、相对稳定的流动性状态,加之电商生态和相关机构资源,余额宝形成应对客户流动性和基金流动性的有效机制。

  第四,普惠定位为余额宝造就可供深度挖掘的多重产品价值。余额宝是一只货币基金,同时也构成客户消费和理财行为的底层账户,沿着拓展货币基金的支付功能的方向,有丰富的应用场景可供开拓;另一方面,我们在运营中发现,余额宝客户行为,对于分析社会的风险偏好、消费倾向、区域经济状况、客户投资理财和消费行为等有富有价值的挖掘和应用空间。去年年底天弘基金推出的余额宝入市意愿情绪指数就是一个例子。

  (二)普惠造就多赢

  大家可以看到,由于其普惠定位,余额宝已经惠及亿万客户,并使电商平台、基金公司、合作银行及其他机构从中受益。我们可以进一步看到,由于客户的广泛参与和习惯性使用,余额宝已经成为集收益性、流动性、安全性和便利性于一身的客户消费和理财行为的底层账户,并借助蚂蚁和阿里平台的丰富应用场景,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一个新型的互联网+金融的基础设施,支持更多的跨界创新和生态演化。

  余额宝也引领了传统金融的客户边界和业务边界的拓展,其成功实践具备良性的行业带动效应,一定程度上促进了普惠金融的发展。

  (三)普惠是模式问题,也是价值问题

  服务谁,是互联网和金融行业都要回答的问题。普惠,既是一个产品模式问题,也是一个产品价值问题;以普惠为方向的创新,既是专业问题,也是态度问题。在万物互联的今天,“服务更多人”也许是互联网和金融共同的主要创新方向和成功标准。小胜靠智,大胜靠德,经得起时间检验的创新,一定有其保持初心、回归本质的一面。

  公募基金的普惠金融思考

  随着大资管业态的丰富,以及公募基金、尤其是权益方向基金的发展遇到一些困难,行业有了一些关于公募基金将被边缘化的担心。这里我们有必要对公募基金的本质进行一些探究。

  (一)公募基金在资管业态中的定位

  公募基金是一种小资金汇聚成大资金,共享专业理财服务的产品形式,从总体上讲是一种零售业务,或者就是互联网所讲的B2C业务。公募基金的机构客户,也多是从零售客户汇集资金,可以称为B2B2C业务。从这个定位来说,公募基金天然具有普惠的属性。有人将公募基金形容为“公共汽车”,这个比喻恰当描述了其投资标的、产品规则、总体成本和客户流动性方面的特点。因为普惠的定位,客户需要经常进出,因此公募基金进入门槛低,投资具有高流动性的标准化证券,可每日估值并方便投资和变现,服务机构(管理人、托管人和销售机构)对专业服务收费而不从投资结果取酬,这构成公募基金业务的主要逻辑。放在社会投融资的大背景下,公募基金的主要价值,是汇聚社会零散资金,促进直接融资,帮助大众获取资金回报、分享经济成长和管理相应风险。从VC、PE、IPO等投资阶段来说,公募基金处于最末端;从募集范围和进入门槛来说,相比资产管理的其他产品形式,公募基金处于最底层。相应的,公募基金的客户流动性最高,总体成本最低。

  (二)公募基金可能的发展趋势

  上述分析表明,公募基金具有大众理财工具的属性,从工具化特征出发,我认为它将会有三个主要发展趋势。

  1、从投资和产品端看,公募基金趋于提供可认知、可重复、可归因的投资管理能力,在主动投资产品整固发展的同时,标准化低成本的被动投资产品具备持续增长空间。目前,美国市场公募基金一半以上的资金净流入以被动投资为主的领航资本(Vanguard)。由于基础市场的不健全、个人养老金体系的欠发展和投顾体系的缺失,中国的被动投资尚未取得足够的发展,而这正是未来公募基金的增长机遇所在。

  2、从销售端看,未来公募基金的销售体系将向两端分化,一端是以便利性、低成本为特点的在线销售,另一端是以专业配置服务为基础的顾问式销售,而传统线下销售将不再是增长点。

  3、作为前两者的结果,在线投顾业务有望成为公募基金新的风口和驱动力。近来,关于智能投顾或机器人投顾的关注和讨论较多,我认为重要的不是由人还是由机器来提供投顾服务,而是将投顾服务以契合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方式来开展。在这个时代,一方面大量新客户、年轻客户、非专业客户进入公募基金领域,在线交易行为不断普及,简单清晰的产品和服务更受青睐,投资经验成为主要痛点;另一方面,互联网相关的技术进步和平台资源,已经使更多的个性化服务在技术和成本上成为可能。这两方面的结合点,就是在线投顾,在线投顾的现实发展路径,就是把资产配置、基金选择、交易策略等投顾服务内容产品化,多样化的组合投资、定期定额投资等这些被基金行业探索多年而效果不佳的产品服务形式将获得生机。这些产品服务形式可以由基金公司、第三方销售机构等持牌机构来创设,也可由多样化的专业机构来提供,还可以由客户自身来创造。以公募基金产品为基础,这些主体将多种多样的基金投资策略和方式在线上平台呈现出来,接受客户选择和市场检验,使本已接近饱和的基金产品创新空间得以打开,也突破了基金产品难以试错的局限,使公募基金业务借助互联网便利化、个性化、开放性、社交化、低成本等优势得以再现活力、“普”而有“惠”。

  对互联网金融的一些再思考

  2013年以来,互联网金融成为新词热事。我在2013年9月在《余额宝模式探究系列》的终结篇中,对互联网金融发表了一些展望,主要看到了以下机会:1、货币基金的产品形态、功能和应用场景将进一步开拓;2、互联网的平台、技术和信息优势助力基金实现理财产品的多样化,产品开发方式、投资管理方式、销售方式的创新催生“新型”基金;3互联网金融的边界还将拓展到以资金融通为基本功能的类似P2P、人人贷、阿里小贷等的创新模式;4、互联网金融可能会延伸至证券、保险、租赁等其它金融领域,这些将共同构成互联网金融的广阔空间和丰富图谱。

  “打个比方,我去日本旅游,按照传统旅行社的方式,一个人需要8000元。但是我直接跟批发商合作,绕开旅行社就只需要6500元。然后我再给客户做分期,客户省下来的钱,可以做投资,这就相当于在6500元的基础上再打9折,这就形成了很强的价格优势。”魏旭龙解释道。

  三年之后,有些展望在实现,有些还需“展望”。这三年来,互联网金融从热到“过热”,有不少产品和模式创新来得快去得快,也出现了一些如P2P平台风险事件等“乱象”。这令人想起2000年前后互联网泡沫破裂及后来的“互联网寒冬”,当时对互联网有很多的怀疑和反思。但是大浪淘沙,中国的BAT等互联网巨头正是在那个时期孕育和成长,国际上很多优秀互联网企业也很快再入发展快车道。应该说,互联网作为新的信息文明的主要载体和基础设施,其生命力强大,前景不容怀疑。金融行业天然适合互联网化,互联网金融的前景值得期待。前景向好,路径却可能是艰难而曲折的。互联网金融需要反思的,是一些有其形无其实的伪创新,比如单纯以估值为取向、以变现为目的的创业动机,脱离客户根本需求的一厢情愿式的模式创新,以高收益引流的脱离金融本质的运营“创新”等等。

  我们可以相信,金融的存、贷、汇、投等各个领域,均有很大的互联网化创新空间。这些空间可能会包括:1、真正以数据和信用支撑的网络借贷、消费信贷等终会发展,去中介化和利率市场化的红利会被有效创造;2、社交化和民主化的投资方式依托互联网技术和成本优势得以推进,理财服务创新的空间不断打开;3、大数据在金融领域的深入运用,会影响甚至重构资产定价和投资决策;4、支付工具和手段的进一步创新;5、在线投顾不断丰富和发展,并借助个人养老金体系的深化取得长足发展等等。这些空间的拓展,普惠是题中之意。从本质看,互联网以其广泛覆盖、低成本的优势,首先会惠及以广众人群为目标客户的金融领域,也就是说,互联网金融首先是普惠金融。金融行业根植于自身业务、着眼于客户需求、置身于互联网生态,积极扎实地进行业务探索和实践,一定可以在未来呈现互联网金融的丰富图景。余额宝有了三年成功的普惠金融实践,我们相信它一定不是最后一个。

内容搜集整理于金沙网址,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