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衡阳在线 > 金融信息 > 正文

交行获批近150亿境外优先股 商业银行切忌在存款利率放开中再陷恶性竞争

17/09/21   来源:http://www.honsil.com

  

    北京晨报讯(记者 姜樊)昨日,交通银行发布公告显示,交行已经完成拟发行境外优先股的定价及分配,并将发行约合149.9亿元人民币的境外优先股。

    根据交通银行公告,交通银行将发行以美元认购和交易的24.5亿美元非累计境外优先股(简称“境外优先股”),年股息率为5.00%。按照7月22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境外优先股发行所募集资金的总额约为人民币149.9亿元。本公司预计,在扣除发行费用后,境外优先股发行所募集资金的净额约为人民币149.3亿元。资金用于补充本行其他一级资本。

  10月23日,央行宣布取消存款利率上浮限制后,多数银行迅速调整了存款利率水平,工农中建交五大行短期定存利率全部比基准利率上浮了16%以上,股份制银行也普遍上浮30%以上,而部分城商行更是上浮了40%以上,最高的则上浮67%之多。

  存款利率市场化是中国金融改革既定目标,其最大的、最根本的作用,在于使银行可按市场化原则自愿协商确定各类金融产品价格,促进金融机构加快转变经营模式,提升金融服务水平,并健全市场利率化体系,提高资金使用效率,从而更好地为经济可持续发展提供不竭动力。

  作为吸纳居民储蓄存款的银行机构,应以最大勇气和包容心态面对存款利率全面市场化,并以存款利率市场化当作调整自身负债经营结构的动力,实现负债结构合理化、科学化、效益化和安全化。

  在我国存款利率全面进入市场化的新时期,银行应从两方面义不容辞地坚决维护好存款利率市场化秩序。

  一方面,对存款利率市场化不能“叶公好龙”,应有自觉接受市场洗礼的勇气和毅力。

  存款利率市场化喊了多年,在存款利率市场化没有到来时,商业银行却日思夜想,迫不及待地希望存款利率全面市场化早日到来,给银行吸收存款资金定价上给予更多主动权和话语权;可当央行宣布存款利率上限放开时,不少银行却又成了“叶公”,担心因存款利率过低会导致存款分流而使流动负债出现危机,于是相互间使出浑身解数,不惜经营成本地提高存款利率。这其实就是缺乏足够经营底气和经营信心的表现,更对存款利率市场化缺乏足够勇气和毅力。此次媒体披露的各行利率竞相上浮,就是最好佐证。

  当存款利率市场化这只能“狼”真的来了时,各银行应冷静应对,根据自身资产负债情况和社会资金供应状况,确定科学定价策略,使存款利率定价始终保持合理水平,既能吸收到民众储蓄存款不使银行存款分流下降发生流动性危机,又不致因上浮利率盲目吸收存款使银行经营成本大幅上升。

  同时,保持理性存款增长思维,确保资产决定负债经营思路,切忌盲目扩大负债规模发生相互抬高存款利率吸收存款现象,以避免银行业整体陷入伤痕累累的结局。

  另一方面,对存款利率市场化不能“自保自救”,应树立相互协作大局意识和同舟共济精神。

  存款利率市场化影响的是整个银行业,每个银行只是利率市场化生态链条的一个组成部分。只有确保存款利率市场整体生态化趋势,才能使每个银行都成为最大赢家,否则都会跌入存款利率市场化深渊,成为相互“投毒”的“受害者”。

  大家应记忆犹新,银行因相互盲目抬高存款利率、挖墙角式恶性“揽存大战”硝烟,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屡屡上演,这种现象既抬高了银行经营成本,使整个银行业成为受害者,又损害了整个银行业经营生态。

  这种存款大战诱发的根本原因,在于银行陷入了一种经营恐慌心理,担心自己在存款竞争中处于劣势,从而缺乏银行整体协作精神,单方暗地提高存款利率。

    交通银行在今年3月份就曾发布公告称拟发行6亿股优先股,筹集最多600亿元人民币。其中境内优先股募资不超过人民币450亿元,境外优先股募资不超过150亿元。

  因此,银行业在存款利率市场化之下相互为求存款自保纷纷提高存款利率,实质与当年的“储蓄大战”并无区别,若任由这种行为泛滥,其后果除了与当年结局相似之外,更会戕害利率市场化改革成果,迟滞金融改革进程,更不利于我国银行业实现经营转型。

  在存款利率市场化大潮下,各银行应消除狭隘自保意识,加强行业联合,建立利率市场化工作联络、协调机制,强化和完善行业自律功能,在存款利率浮动上步调一致,避免相互拆台现象发生,争当遏制存款利率市场化秩序忠实捍卫者。  ◎莫开伟

金沙网址原创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