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衡阳在线 > 外汇资讯 > 正文

银行20年存贷比考核拟终结 互联网金融功能发挥待考验

17/09/25   来源:http://www.honsil.com

  

  365bet官网http://www.lzcjwh.com/在5月8日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后,银监会副主席周慕冰对记者表示:“存贷比今后将由监管指标变为参考指标。”这标志着,已经写进《商业银行法》20余年的存贷比指标硬性考核将终结。存贷比一直作为管控流动性风险的重要指标,一直以来商业银行都遵行贷款总额不得超出存款总额75%的存贷比要求。

  因规模小、信用体系不健全、无有效抵押贷款等诸多因素,中小企业的融资困局长期难以得到解决。尽管不少金融机构已经开始通过缩短业务流程、创新设计贷款产品等来寻求解决之道,但中小微企业融资仍然面临渠道狭窄、融资能力低下、成本难以负担等重重困境。有市场人士指出,近期市场对降息呼声逐步加强,由于目前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突出,未来不排除为稳定经济增长而采取宽松货币政策,缓解企业融资成本高企的问题。

  不少企业负责人表示,目前越来越多互联网金融平台开始出现,成为小微企业融资的新兴通道,其流动性与灵活性也在弥补区域间融资成本差异、补充传统金融不足、标准化小微金融服务等方面占据优势。不过,互联网金融输血小微企业能力依旧有限,在构建多元化融资渠道的同时,推动国内征信系统及法律制度的完善,才能有效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和风险。

  存贷比推高银行利率?

  昨日,受制于存贷比考核多年的银行业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说:“贷款是稀缺资源,限制贷款规模的主要是存款准备金率和存贷比指标。不过,存款准备金率对贷款的束缚不及存贷比。如果真的变成参考指标,这下银行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不过,上述银行内部人士称,由于尚未启动《商业银行法》修改存贷比指标,所以,目前总行均尚未收到取消存贷比考核的消息。据财新报道,银监会已将取消存贷比这一单独的修改意见上报到国务院法制办。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目前股票市场行情火爆,大量存款从银行流向股市。如此一来,银行的存款总额相应减少,而按照75%的存贷比约束,贷款额也会相应减少。

  民生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管清友认为,在经济下行之际,保留存贷比的必要性下降,部分金融机构存贷比放开,可以通过宽信贷助力稳增长、对冲经济下行压力。

  巨人集团董事长史玉柱曾于2014年6月29日在首届新金融联盟峰会上表示,存贷比是监管过度的表现之一,75%的存贷比与20%的存款准备金率有冲突,这连同其他监管措施,共同推高了我国银行利率。

  调整存贷比增加资金供给

  事实上,近年来对于存贷比是否取消的争议比较大,监管层也曾表态调整存贷比指标以适应经济情况。

  去年6月6日,银监会副主席王兆星表示,《商业银行法》明确规定存贷比是75%,必须依法监管,但随着金融市场的发展、商业银行资产负债结构多元化,当前为了更好地盘活存量,增加资金的有效供给,会根据情况相应调整存贷比的内容。

  2014年6月30日,银监会宣布,7月1日起,对存贷比计算口径进行调整。“三农”专项金融债所对应的涉农贷款、小微企业专项金融债所对应的涉农贷款等6项贷款不再计入分子(贷款)。

  对此,银监会表示,目前经济形势下行,调整存贷比是一个好的时机。本次调整方案释放了两个政策信号,即促进商业银行把资金更多用于三农和小微,通过为商业银行增加稳定的资金来源,有效控制流动性风险。

  据银监会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一季度末,商业银行存贷比为65.9%。 新京报记者 金_g

  ■ 相关新闻

  一季度银行不良贷款双升

  新京报讯 (记者金_g)5月8日,银监会发布2015年一季度监管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一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9825亿元,较上季末增加1399亿元。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39%,较上季末上升0.15个百分点。

  对此,银监会副主席周慕冰在国务院政策吹风会上表示,一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39%,与国际同业相比仍处于较低水平,银行业风险总体可控。

  有分析称,在经济下行的过程中,小微企业贷款、涉农贷款的不良率有所提升。而今年一季度小微企业贷款、涉农贷款分别较上年同期增加了17%和13%,进而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银行的资产质量。

  周慕冰透露,小微企业贷款的不良率确实高于各项贷款的平均不良率水平,国际上的情况也是如此。从三月份的数据看,小微企业贷款的不良率高出各项贷款不良率0.5个百分点,我们认为目前风险是可控的,因为我们的不良贷款拨备是充足的,完全有能力覆盖风险。

  银行发力 难解中小融资需求

  业内普遍认为,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是一个世界性难题,在中国也是老大难问题。一方面,我国金融体系的主要特点是以银行间接融资为主导,银行具有市场垄断的地位。另一方面,中小企业贷款由于额度小、企业财务记账不规范、信息不透明、有效抵押物相对不足、单个企业金融需求个性化不明显,银行出于效益与成本控制方面的考虑,中小企业难以成为银行的主流客户。

  不过在监管部门最近几年的引导下,商业银行对中小企业的服务得到不断改善,利率市场化加速推进也倒逼银行必须将服务目光下移至中小企业,寻找新的业务增长点,例如民生银行、招商银行等在中小企业贷款方面异军突起,中小企业贷款成为部分银行的重点竞争业务之一。

  随着最近两年互联网金融、大数据技术的兴起,商业银行在服务中小企业上也找到了更好的路径。据中国证券报记者观察,目前多家股份制银行推出了供应链金融系统,供应链上下游企业的订单、应收账款、存货和运输仓储等信息可以通过这些进行分类归集和传递到所需的供应链各方。银行可以通过实时分析处理业务项下的额度信息、交易信息、资金信息、物流信息等各类数据,自动识别和控制信用风险,实现快速放款。该类创新惠及了供应链上下游大量的中小企业。

  另外,商业银行在中小企业贷款产品设计上也有所创新。例如,商业银行贷款到期,按照惯例企业续贷需要先还贷,而企业资金往往投入到生产中抽不出来,这种状况给部分资质较好的企业造成困扰。据记者观察,部分银行近年来对破除“先还后贷”进行尝试。兴业银行在2013年10月就推出小微企业信贷产品——“连连贷”,对经营情况良好、以兴业银行为主要结算银行的小微企业,在贷款到期日无需偿还本金,通过放款与还款的无缝对接,延长还款期限,实现借款人贷款资金在原授信到期后延续使用,以此支持小微企业日常生产经营的资金周转。这类业务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部分小微企业过桥资金筹措难、成本高等问题。

  近期,管理层也进一步发力引导金融机构提高中小企业金融服务水平。继7月2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十项措施缓解企业融资成本高难题之后,银监会紧接着也公布了《关于完善和创新小微企业贷款服务提高小微企业金融服务水平的通知》(下称《通知》),要求对流动资金周转贷款到期后仍有融资需求,又临时存在资金困难的小微企业,经其主动申请,银行业金融机构可以提前按新发放贷款的要求开展贷款调查和评审。这有望解决银行业流动资金贷款业务中存在的期限设定不合理、业务品种较单一、服务模式不够灵活等问题。

  有业内人士认为,虽然管理层和商业银行在中小企业贷款上均不断突破,但是仍远远不能满足中小企业的需求。央行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上半年末,主要金融机构及小型农村金融机构、外资银行人民币小微企业贷款余额达到14.17万亿元,同比增长了15.7%,比同期大型和中型企业贷款增速分别高出5.6个和2.3个百分点,比同期各项贷款增速高1.7个百分点。虽然今年上半年中小微企业贷款增长较快,比重有所提高,但是小微企业人民币贷款余额占人民币贷款余额的比重在6月底比3月底低了0.04个百分点,为18.25%。

  不良率高 银行风控无奈惜贷

  “对于小微企业而言,银行渠道的贷款隐形成本太高,除了要考虑比较长的贷款周期外,可能还要额外付出一些成本。现在倾斜中小微企业的贷款政策非常多,但是从我们企业看却没有看到实际的效果。”经营一家纸箱厂的陈生表示,这几年公司经营利润不高,资金紧张的情况时有发生,但现在去银行贷款的压力却越来越大,融资成本急剧提高。

  在陈生眼中,规模不大的企业除了承受比较高的贷款利率外,还需要付出很多其他的隐形负担,比如为了拿到银行贷款,很多银行要求企业一部分的保证金,即在贷款前存以部分款项;或者要求企业在一年度期前将所借款项付清然后再发还下一期贷款,若银行贷款资金收紧,企业也可能拿不到下一期资金;又或者银行要求企业购买理财产品,最终到手的贷款仍难满足企业所需要的资金。“表面上银行的贷款利率不高,但申请贷款过程还要缴纳其他费用,或者做一些存款承诺,加上偶尔的人情公关,这笔费用实际上也是企业的贷款成本。”

  不过,对于小微企业的信贷困局,银行也有不少难言之隐。在某国有大行从事企业信贷业务的徐平告诉记者,目前中小企业不良率不断攀升,贷款风险加剧,银行不得不谨慎考虑放贷。“经济形势不好,银行的风险控制就会更加严格,很多中小企业风险非常高,在浙江还有不少企业的负责人在外面欠下很多赌债,申请贷款的财务报表也有不少作假的成分,这些在风控上肯定不能过关。”与此同时,由于此前承兑汇票和信用证因“套利”而被收紧,一些企业开始转而通过伪造业务合同或者多做利润等方式进行骗贷,令银行也不得不警惕这类金融犯罪。

  徐平坦言,尽管政策上要求银行更多倾斜小微融资,但从银行内部风控和合规化角度考虑,从严放贷也是无奈之举。据了解,针对中小企业贷款,银行内部考核实行的是责任认定制度,若经办人手中的贷款项目出现坏账,将会受到扣除一定额度的绩效奖金的惩罚,同时相关负责人还会受到银行内部的警告,“严格的考核制度,虽然是为了规避风险,其实也让银行人员会主动选择绕开一些企业的贷款申请。”徐平同时提到,银行自身也有放贷压力,需要疏通贷款渠道,尽管考核严格,但对于符合银行风控条件的优质企业,除了直接的贷款渠道外,还会为他们积极定制合适的贷款产品以满足企业贷款。

  另在某城商行工作的银行人士透露,目前不少放贷项目还存在企业负责人将所获贷款用于其他用途的现象,一些贷款项目的工作人员只在乎能收回贷款,对贷款流向把控并不严。但对于银行而言,贷款用途是重要的审查环节,需要相应的材料佐证,一旦发现用途不合规,银行就需要控制贷款发放或者收回贷款。

  “输血”有方 互联网金融仍待考验

  一方面,小微企业经营和成本压力居高不下、融资能力低下、“资金饥渴症”难消;另一方面,则是传统金融渠道放款有限、服务难以满足需求,这也促使当下互联网金融市场异常火爆,不少企业借款人纷纷转身互联网平台寻求融资服务。在业内人士看来,针对企业融资,互联网金融有着放贷速度快、贷款审批流程简单的优势,能够以快速便捷的金融服务满足中小企业所需资金。从服务实体经济的角度来看,互联网金融平台既可以弥补传统金融缺失的部分,也可以将民间借贷阳光化,降低借贷者的融资成本,推动了实体经济的发展。

  “对于国内金融服务而言,90%的小微企业实际上很难从银行方面拿到贷款,有些是贷款额度不高,银行操作风控和流程的成本太高;有些则是短期大额贷款,银行也无法通过贷款申请,但这些中小企业贷款往往可以通过互联网金融平台来得到满足。”地标金融总裁刘O喾绶治鲋赋觯チ鹑诒旧淼某鱿钟衅浜侠硇裕饕亲魑薪鹑诜竦挠幸娌钩洌饩鲋行∑笠等谧誓训奈侍猓芄宦阈∥⑵笠盗榛睢⒏咝У拇钚枨蟆?/p>

  “有些企业可能是为了短期弥补资金缺口,需要短则7天或半个月的借款,这种借款项目相对利率较高;而有些企业则可能是为了生产或经营性项目的需要,会申请半年或1年期的借款项目,利率则会相对较低。”针对P2P平台高于普通银行渠道的贷款利率,刘O喾绫硎荆チ鹑谄教ǖ慕璐喽允且桓隼适谐』钠教ǎ笠堤岢鼋璐枨螅⒂谐セ固跫蹲嗜司涂梢越凶式鸪鼋瑁巴缃璐教ū旧硪残枰缦湛刂疲绻璐笠底柿贤瓯浮⑿畔⒊浞帧⒂械盅何锛捌渌箍罾丛幢Vぃ杩罾示突嵯喽缘鸵恍!?/p>

  此外,2015年一季度商业银行平均资产利润率为1.29%,同比下降0.11个百分点。

  尽管行业发展呈现井喷状态,但互联网金融平台的风险事件也层出不穷,从去年10月开始,不少P2P网贷平台出现负责人跑路、平台倒闭等事件。不少互联网金融平台负责人坦言,平台选择的经营模式将直接决定企业的风险承受能力,行业仍在发展初期,需要各方面的完善和规范。与此同时,互联网金融主要解决的是小额、快速的融资项目,融资服务实际上是杯水车薪,相比庞大的小微企业融资需求,其输血能力有限。

  有P2P业内人士建议,未来互联网金融平台的完善,一方面在未来可以通过对互联网征信平台上金融数据的分析建立起相应的评判标准,对各类贷款项目做好风险定价和贷后管理,以降低平台风险和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另一方面则需要完善互联网金融的法律体系,出台相应的监管政策细则,以避免行业出现的骗贷、造假、圈钱等行为扰乱互联网金融秩序。

本新闻版权归365bet官网http://www.lzcjwh.com/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