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衡阳在线 > 育儿资讯 > 正文

12岁少年车祸身亡无偿捐器官 让癌症放疗病人免受伤害

17/09/24   来源:http://www.honsil.com

  

12岁少年车祸身亡无偿捐器官 让癌症放疗病人免受伤害

父亲痛哭着推出孩子遗体。京华时报记者陶冉摄/视频

  本报记者对话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托马斯·林达尔

  10月7日,瑞典皇家科学院宣布,将2015年诺贝尔化学奖授予瑞典科学家托马斯·林达尔、美国科学家保罗·莫德里克和拥有美国、土耳其国籍的科学家阿齐兹·桑贾尔,以表彰他们在DNA修复机理研究方面所作的贡献。

12岁少年车祸身亡无偿捐器官 让癌症放疗病人免受伤害

家人从手机里翻出张浪的照片。北京武警总医院供图

    “孩子从小到大跟着爷爷奶奶,我没有尽够做父亲的责任,我不图什么,只希望孩子的生命能延续,哪怕只能救一个人”。

    昨天下午3点58分,四川巴中的12岁少年张浪的心脏停止了跳动,经家属同意,医生将张浪的眼角膜、肝脏、肾脏摘下,他的器官将为5位患者带来新的希望。昨天傍晚6点20分,受捐肝脏的手术已经开始。

    京华时报记者龚棉 通讯员崔佳

    □意外

    刚来北京遭遇车祸

    昨天下午3点半,这个被家人唤做“浪娃子”的少年由北京军区总医院转院至北京武警总医院。不久前,他的家人刚下定最后的决心,准备将他的器官无偿捐出。

    张浪的叔叔张先生介绍,7月6日,12岁的张浪刚刚放暑假,被亲人带到北京与打工的父母团聚。7月9日,“我们怎么也没想到,孩子刚到这里没几天,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张先生介绍,当天下午他接到电话,得知浪娃子和表哥在机场辅路被撞,生命垂危。

    “他表哥打工刚刚发了工资,骑电动车带着他去存钱,没想到就出了这样的事情”,张先生介绍,截至昨天,“浪娃子”的表哥仍在医院进行重伤抢救,并不知道浪娃子目前的状况,“没人敢告诉他,生怕他有负担”。

    □愿望

    希望孩子生命延续

    张先生介绍,张浪住院后,曾一度清醒过来,“我们还曾给他喂奶、喂粥,但后来病情突然加重,16日就被送到了重症监护室,出现了脑死亡的症状”。张先生说,孩子父母是普通来京务工的装修工人,经济条件虽然不好,但也准备为孩子坚持到最后一刻。

    “这两天,医生跟我们说孩子的情况特别不好,器官捐献的想法提出来以后,我们全家上下反复商量,最终人人都同意了,我们就希望孩子的生命得到延续”,张浪的父亲张殿文难掩哽咽,器官捐献在他们较为闭塞的老家并不被广泛接受。

    □捐献

    器官能救5名患者

    下午3点30分,躺在手术车上仿佛沉睡的小张浪,在医生护士的注目下,安静地被推进了手术室,准备做器官捐献前的各项评估工作。3点58分,小张浪心跳停止。在中国红十字总会器官捐献管理中心的第三方见证下,器官功能评估专家判定小张浪眼角膜、双肾、肝脏器官功能良好,家属签署了器官捐献的相关文书。

    北京武警总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主任医师刘煜告诉记者,孩子情况并不是很好,正常情况下,即使脑死亡血压也会正常,但是在给孩子用药后,血压只有60/30,属于非常低的范畴,所以要马上获取器官。如果时间再延长,就会造成缺氧损伤器官。

    “孩子捐赠的是眼角膜、肾和肝。按照规定,眼角膜可以在体外存活两周,肾脏可以体外存活24小时,肝脏可以存活12小时。”刘医生说,根据此次捐献的器官来看,要求受捐者体重在50公斤以内,不一定是年龄相当的孩子。这些器官,可以提供给5名需要的患者。

    昨晚,武警总医院已找到3名符合条件的接受者,2名肾受捐者和1名肝受捐者均已进行手术。

    眼角膜移植则由器官分配系统分配至同仁医院,具体手术时间未定。

    □逝者

    留守少年“浪娃子”在家乡爱打乒乓球

    昨天下午6点38分,张浪的父母进入手术室,与他做最后的道别。张浪的母亲和16岁的姐姐嚎啕大哭,不断问出没有人能回答的问题“来时好好的,怎么现在就这样了呢?”

    这个即将在8月7日迎来自己第13个生日的少年,没有能坚持到这一天。

    张浪的父母从孩子3岁起就外出打工,目前在北京做装修工人,姐姐也在这里工作。“我们一年半载才能见一次”,张浪的父亲回忆,上一次是过年在老家与儿子团聚。

    张浪父亲至今都是“蒙的”,无法完整叙述起事故的前因后果。他只记得自己赶到现场时,张浪“肢仰八叉”地躺在地上,他将孩子的身体理平,抱着他等待急救人员。事故发生后,他几乎没怎么合眼,身体也很快垮了下去,连续输液7天。

    父亲的手机中,张浪的照片也少之又少。最新的一张,是在军区总医院入住ICU时,护士帮忙拍下的影像,圆脸黑皮肤的少年双眼闭着,插着呼吸机躺在病床上。

    在家人的心中,这个12岁的男孩十分普通,阳光开朗,偶尔有点淘气。曾在张浪学校代过课的叔叔介绍,孩子的成绩一直不错,“各科都很均衡,也很爱运动,在家乡的学校里是出了名的爱打乒乓球”。

    这次来京第二天,张浪和姐姐出去玩了一天,张浪的叔叔不知道他们具体做了什么,但看出“孩子很高兴”。

    昨天晚上,受捐张浪肝脏的手术已经进行,“如果他能感受得到,应该也会高兴的吧。”张浪的叔叔说。

    9日下午

    张浪的表哥带着他外出存钱发生车祸,生命垂危

    16日

    张浪被送入重症监护室,出现脑死亡症状

    18日下午

    张浪由北京军区总医院转院至北京武警总医院

    15:58

    张浪心跳停止

    16:00

    开始手术获取器官

    18:38

  日前,记者在斯德哥尔摩瑞典皇家科学院见到了托马斯·林达尔,这位已经78岁的老人,身体看起来仍然不错,在与记者握手时几乎会用尽全力来表达自己的情感。

  在接受专访时,林达尔不时会倾着身体仔细听清记者的每一个提问,片刻思考之后再进行回答。

  对于中国在DNA修复方面的发展,林达尔表达了自己的期望,认为中国在DNA信息得到方面,即通过基因测序等手段得到信息方面,已经做出了非常突出的工作,但是,对于这些信息的应用,则仍然需要进一步的提高。他特别提到了中科院北京基因组研究所,认为他们不是仅仅进行基因的测序工作,而是多想一想对于基因测序得到的结果我们怎么运用起来。“我希望看到中国所做的工作有更多的应用成果。”

  文 本报特派斯德哥尔摩记者张丹

  托马斯·林达尔其人

  托马斯·罗伯特·林达尔,1938年1月28日出生,瑞典-英国医学家,专门从事癌症研究。1970年从斯德哥尔摩卡罗琳斯卡医学院获医学博士学位。1981年加入了英国癌症研究中心。

  谈获得诺奖

  并没有100%的惊喜

  广州日报记者:你当时是怎么知道自己获得诺贝尔奖的消息的?

  林达尔:是一个电话通知我的。当天一大早,从瑞典皇家科学院打来的这个电话,告诉了我这个好消息。

  广州日报记者:知道消息后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林达尔:其实很奇怪,在某种程度上,我没有感到100%的惊喜。因为由于我多年来从事DNA修复方面的研究,在近些年,我知道自己已经成为这个领域非常知名的科学家了。所以,当时的问题是:他们是否会有给该领域(DNA修复)一个诺贝尔奖呢?

  我认为,现在很多人已经意识到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研究课题,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可以选择15个、10个优秀的人,但没办法将诺贝尔奖给三个以上的人。因此,我感到非常幸运和荣幸被授予诺贝尔奖。

  谈DNA修复

  将应用于癌症等疾病

  广州日报记者:你被认为是该领域之父,获得诺贝尔奖也是实至名归,现在DNA修复领域已经有很多人在进行研究了?

  林达尔:是的,这是现代研究的一个重要课题。我们要了解修复机制的一些细节,这样我们就可以阻止癌细胞的扩散。例如,当我们在进行放射治疗时,我们确实需要修复,以保护我们免受不可避免的伤害。

  广州日报记者:这项研究是未来癌症治疗研究的前景吗?

  林达尔:不仅为癌症,但我认为许多疾病都可以应用。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正在尝试寻找一种治疗方法,将疾病转化为我们生活中看似普通的东西,我们会尽力而为。我们之前有很长一段时间在研究糖尿病的原因。糖尿病是很难治愈的,但是我们却找到了治疗糖尿病的方法。我认为,关于DNA损伤的修复,这在未来将会越来越重要。

  谈中国科研

  应用尚不突出

  广州日报记者:你好,你是否去过中国?对中国有了解吗?

  林达尔:我很抱歉我不会说中文。我去过很多次中国,但我对中文的理解非常有限。

  广州日报记者:你因DNA修复机制的研究获得诺贝尔奖,目前,中国也在基因测序领域开展了研究,基因测序和DNA修复之前有何联系?你对该研究的前景怎么看?

  林达尔:是的,这两者之间当然是有联系的。人们了解癌症和其他先天的人类疾病的关键,在于人类的基因。这在很大程度上来讲,就是看DNA发生了什么变化。而在这个方面,中国做出了相当突出的工作,尤其是中国科学院北京基因组研究所的研究工作。DNA测序能够给我们提供信息,下一步就是应用这些信息。而在应用这些信息方面,中国在目前并不处于突出的地位。

  谈中国研究前景

  将有更多应用成果

  广州日报记者:为什么中国在信息应用的方面并不突出?

  林达尔:这些DNA测序得到的信息,中国人如何使用的呢?现在中国科学家发表了这方面的论文,让西方学者也能获得这方面的信息。而且,在某种程度上,我并不夸张地说,因为中国的确有很多出色的科学家。我们希望看到中国科学家更多的利用这些测序得出的信息。西方国家也能发现某些人类疾病背后的真正原因。从而人们就可以做出相应措施,预防这些疾病。

  广州日报记者:你认为中国DNA修复方面的研究水平处于什么阶段?

  林达尔:对于中国的DNA技术,我们很高兴看到在中国有一些基础的发现。因为中国初步的贡献是做DNA测序,但是DNA测序并不是在中国被发现的,而是由其他一些国家的科学家发现的。而中国正在做出一些成果,这对中国来讲是非常好的,因为你们在做一些这方面的工作。我相信现在我们想知道更多关于DNA的信息,我希望看到中国所做的工作有更多的应用成果,如其生物学等。比如北京基因组研究所可以做更多探究,不是仅仅进行基因的测序工作,而是多想一想对于基因测序得到的结果我们怎么运用起来。

  谈自己的工作

  科研工作有趣又刺激

  广州日报记者:你是一直在做DNA修复方面的研究吗?

  林达尔:在我的研究生涯早期,在20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我的一项主要研究成果,在于描述并量化了自发的内源性DNA损伤。我这段时间的研究结果明确表明,一定存在特殊的DNA修复酶和机制,来抵消内源性DNA损伤。

  我因此产生了了解DNA修复机制本质的热情。《自然》发表过一项综述文章,讨论内源性DNA损伤和它的修复。我发现了几种未曾为人所知的DNA修复酶作用模型。

  广州日报记者:你除了进行自己科研之外,其他时间都在做什么?

  林达尔:除了我自己的科学研究之外,我也在管理许多实验室上花费了时间,并仍然对各家实验室各自的研究观念和方向上提供建议。作为帝国癌症研究基金会(ICRF)剑桥大学克莱尔学堂(Clare Hall)实验室和英国癌症研究院(Cancer Research UK)的前负责人,我很高兴看到克莱尔学堂实验室成为国际知名的研究DNA修饰的实验室。我也很高兴看到我很多前任同事在他们的学术领域获得了成功。

  我仍然很享受做科学研究。它让人快乐,它有趣,它刺激。它一直在改变。我非常喜欢自己现在的工作。在你的职业生涯结束时,你会认识到你所做的是非常重要的。

  为何获奖

  成果有助抗癌疗法研究

  诺贝尔奖评选委员会发表的声明称,获奖者的研究成果在分子水平上描绘细胞如何修复基因并维护遗传信息,为科学界提供了关于活细胞功能的基本知识,其中的一些发现可被运用到抗癌新疗法研发方面。

    张浪的父母进入手术室,与儿子做最后的道别

  20世纪70年代,林达尔研究发现了能不断抵消基因衰变的“碱基切除修复”这一分子机理。桑贾尔则通过研究绘制出核苷酸切除修复机制,并揭示细胞如何运用这一机制来修复紫外线对基因造成的损害。莫德里克的贡献是发现在细胞分裂的过程中,细胞如何纠正基因复制时的偶发错误。

  评委会指出,人类基因每天因紫外线辐射、受自由基和致癌物影响而受损,即使没有这些外部“攻击”,基因分子内部也不稳定,一个基因组每天都能发生数以千计的自然变化。此外,人体每天都在进行数百万次细胞分裂,当基因被复制时可能出现缺陷。尽管如此,人类的遗传物质却没有解体,这是因为一个能监控并修复基因的分子系统在发挥作用。

黄大仙综合资料http://www.hzdoing.com原创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