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衡阳在线 > 育儿资讯 > 正文

对待药物的态度别走极端 中国科学家利用猕猴探索杜氏肌萎缩症病理

17/04/14   来源:http://www.honsil.com

  

桃李不言

  北京4月17日电 (记者 张素)记者17日从中国科学院获悉,中国科学家在灵长类疾病模型研究中取得重要进展,有望探索杜氏肌萎缩症的发病机理。

  这项成果由中科院遗传所李晓江研究组与云南中科灵长类生物医学重点实验室季维智团队联合取得。他们应用最新的基因打靶技术,建立了杜氏肌萎缩症疾病猕猴模型,共获得11只带有杜氏基因突变的新生猴。

  无论是抗生素还是激素,抑或是其他药品,我们使用时都应避免过度依赖或过度恐惧的走极端行为。

  最近,《美国科学院院报》最新发表的论文称,“猪肉中的抗生素含量是牛肉的5倍”。消息引起很多人关注,此前,麦当劳宣布将“停用使用了抗生素的鸡肉,中国不在其中”。后来有专业人士追踪事情的原委,发现这两则新闻都是误读,却被媒体过度炒作。尤其是前一篇,论文探讨养猪使用的抗生素约为养牛的3.8倍,这个数据跟肉中含有多少抗生素毫无关系,更不能表明猪肉比牛肉“更不安全”。

  从这两则新闻中我们可以看出,如今人们已有将抗生素作为“万能神器”,转变成对抗生素的过度恐惧的苗头。当人们认识一个事物时,容易走极端,一方面我们一直认为抗生素一用就能药到病除;另一方面,抗生素的副作用被人们夸大,认为抗生素都有副作用。这样当然不可取。

  不得不承认,我们的医疗和养殖业中存在“抗生素滥用”的严重问题,导致抗生素耐药问题严重,有的人甚至因此无药可用,或者药物剂量越用越多,此前世界各界曾一度对“超级细菌”风声鹤唳。但如果我们可以避免一些“没必要”、“不恰当”、“滥用”的抗生素,耐药细菌的状况可以得到极大缓解。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人类对于致病细菌一直束手无策。直到1928年,青霉素被发现,人类才能对细菌感染进行有效打击。青霉素也就成了第一个商业化的抗生素,在二次世界大战中挽救了无数人的生命。其发现者亚历山大·弗莱明因此获得了1945年的诺贝尔奖。抗生素抗性的后果很严重,但这并不是说人类就不应该使用抗生素,二战中如果没有青霉素,大量的人已经死掉了,后来会不会出现青霉素抗性对他们都没有意义。对付许多传染性疾病,抗生素依然是最有力的武器。

  人们对抗生素矫枉过正的看法,让我想起同样被误解的激素。

  激素也称“荷尔蒙”,是人体内分泌调控的“通讯员”。从外部给人体补充激素是医学上应用已久的治疗方法,但激素的种种副作用让人谈之色变,例如变胖、骨质疏松、孩子身高受影响、增加妇女癌症风险等等。但实际上,激素有很多种,临床应用上有严格规定,只要不滥用和误用还是利大于弊。如各种自身免疫性疾病的病患,如果不用激素控制病情的话,可能会导致病请急速恶化,甚至死亡。对一些休克生命垂危的病人来说,激素甚至可以起到起死回生的效果。激素的副作用我们可以通过各种方法补救,但人死不能复生,权衡之下只能用激素。

  其实,很多时候使用激素后产生的严重不良反应与我们的使用方法有关系。比如“非典”之后,北京很多被救回一命的患者,逐渐出现股骨头坏死的状况,这是医生为救命大量使用了激素的后果。但同样是“非典”患者,同样使用了激素救治,广东地区的患者却没有大量出现股骨头坏死的状况,其原因就在于广东地区的医生在激素剂量上把握更好。关于激素类药物,小剂量短期内使用不会产生明显的副作用,因此要合理使用激素,该用时要用,不该用时不要乱用,停用时逐渐减量,不要突然停药。

  所以说,无论是抗生素还是激素,抑或是其他药品,我们使用都应避免走极端,避免矫枉过正。任何一种药物都有不良反应,任何一种药物过度使用都会出现不良后果。世界卫生组织曾指出:药物不良反应时正常剂量的药物用于预防、诊断、治疗疾病或调节生理机能时出现的有害的与用药目的无关的反应。

  杜氏肌萎缩症是一种X染色体连锁隐性遗传疾病,是症状最严重的肌肉萎缩症之一。根据一份医学报告显示,杜氏肌萎缩症的患者一般在5岁以前发病,发病概率为30万分之一,患者随年龄增长会出现持续加重的肌萎缩症状,最终导致死亡。目前对此种病症尚无有效的治疗方法。

  “为了深入探索杜氏肌萎缩症的发病机理,我们利用灵长类动物与人类存在密切亲缘关系的特征,试图从灵长类动物中寻求突破。”李晓江说,继通过基因打靶技术在非人灵长类动物中成功实现特定基因的靶向修饰之后,研究首次证明,基因打靶技术可以功能性地敲除猴基因,进而模拟病人病理变化。

  李R?/p>

  李晓江表示,研究为进一步揭示杜氏肌萎缩症病理变化及进行干预治疗提供了重要的模型,该研究在模型建立的数量和稳定性上也取得了明显提升,研究成果将用于新疫苗、新药和新诊断试剂开发。

  值得一提的是,李晓江曾于2008年在美国埃默里大学建立了世界首例神经退行性疾病(亨廷顿病)猕猴模型。他通过“千人计划”回到中国后,借鉴原有的转基因研究思路,获得了6只转基因帕金森病猕猴,为帕金森病的早期发病机理研究及早期干预治疗提供了重要动物模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