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衡阳在线 > 育儿资讯 > 正文

医院免费矫正却未达效果 “互联网+”助力分级诊疗落地

17/04/14   来源:http://www.honsil.com

  

付艳荣指着儿子耳朵的疤痕很委屈。

  北京9月24日电 (记者 董子畅)推进分级诊疗要“动真格”——随着国务院《关于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的指导意见》出台,横梗在看病领域的就医无序、混乱问题再次引起业界的强烈关注,“大医院忙得团团转、小医院床位严重闲置”的尴尬局面一直是卫生部门头疼的问题之一。

  政策的出台不断释放出积极的信号,互联网医疗也在顺势谋变,凭借强大的医疗资源和先进的服务模式,助推分级诊疗落地。业内专家表示,分级诊疗不可能一蹴而就,但“互联网+医疗”可以借助大数据优势为分级诊疗打开另一扇门,通过有效分工、精准挂号、综合管理,为分级诊疗“加油打气”。

  □ 中国妇女报记者 王永钦

  “你看,以前的耳朵就是一个小肉瘤,做手术后成了这个样子!不仅不如原来美观,耳朵旁边还留下这么长的一道疤痕,有的地方还不长头发。早知道这样,我就不会同意让孩子参加这个所谓的爱心行动!”付艳荣一边用手摸着孩子的耳朵,一边气愤地向中国妇女报记者诉说着自己的委屈。

  原来,付艳荣收养的残疾孩子小欣(化名),2009年6月成为解放军253医院开展的一次爱心行动的实施对象,医院答应免费为小欣做耳朵修复手术,在两次手术过后,付艳荣认为没有达到当初预期的效果,并且对这次爱心行动产生了怀疑,由此和医院产生了纠纷,双方从不欢而散到势不两立,矛盾逐渐升级。

  付艳荣是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回民区的低保户,她告诉记者,2009年,小区有一位姓周的女士,多次到家里说,253医院愿意帮助小欣免费做右耳畸形手术,因为知道这个手术费用很高,起初付艳荣并不相信有这样的好事。后来,周女士又同她弟媳再一次来到家里,说不管做不做手术,可以先带孩子去医院看一看。因为周女士的弟媳是253医院烧伤科的护士,付艳荣就带着小欣到了医院,见到了陈向军大夫。

  付艳荣说:“陈大夫说让我个人缴费3000元,治疗耳道和外耳再造手术,剩下的一切费用全部由医院承担,当时我万分高兴和感激。”

  2009年6月,小欣接受了253医院外耳再造第一次手术,在进行手术前,院方找了多家媒体,并做了相关报道。在2010年1月,小欣又做了第二次手术,手术后,付艳荣发现小欣的外耳轮廓并没有挺立起来,其他地方还增加了好多疤痕。陈向军大夫称需要第三次修复,修复后就看不出来了,修复手术定在了2011年暑假。到了暑假,当付艳荣再一次带着小欣来到医院时,陈向军大夫却说无法再进行手术。“他给我的理由是因为我没有复查,所以就不能继续做了,可当初他们并没有告诉我要复查。”付艳荣说。

  此后,付艳荣多次找解放军253医院协商,但双方均没有达成一致。

  在付艳荣向记者提供的两份住院病历中,记者看到“最后诊断”一栏,均写着“右侧小耳畸形综合征(II度)”。在2009年6月19日和2010年1月15日两次手术同意书上,“手术意见”一栏分别写的是“一期法耳郭再造术、右侧耳再造2期”。在2010年1月30日的“出院小结”写道:“再造耳形态良好,耳后及左腿移植皮片成活良好,头部手术切口愈合良好,无斑秃形成。”

  在2009年6月23日当地一家都市报上,记者找到了一篇题为《天使爱美丽:一男孩儿成为首个受益者》的报道,文中写道:“本次活动的第一位受益者小欣是先天性耳畸形,他的右耳朵没有耳道,只有一小部分耳垂。医院副院长陈向军告诉记者:他需要做两次手术,第一次是耳郭再造,半年后做耳道再造手术,手术后,从外形上看和正常的耳朵没什么区别,他的听力能恢复20%左右。”

  付艳荣气愤地说:“当时医院找了好多记者报道,现在不要说恢复听力了,耳朵还不如做手术前好看。按道理说人家献爱心,我应该感恩才是,但实际情况我觉得他们主要是宣传医院的一项新技术,因为以前从来没有做过,技术也不过关。据我了解,这个所谓的爱心行动只做了我们一个,而且还让我交了3000元。现在医院不管我们了,我就是要讨个说法。”

  2015年11月9日,医院给付艳荣出具了一份文字答复,称“我院可以为小欣提供的最大帮助是负担右侧外耳郭再造手术后续住院治疗费用。如不接受,建议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国家卫生计生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滔表示,意见要求各地政府因地制宜,以多种形式推进分级诊疗试点工作,并确定了以高血压、糖尿病、肿瘤、心脑血管疾病等慢性病为突破口开展试点。

  线下的就医困境急需通过分级诊疗来“突围”,互联网医疗平台的崛起则为分级诊疗打开了另一扇门,如何规避线下遭遇的窘境是创业者们从一开始就在思考的问题。

  记者获悉,挂号网董事长廖杰远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离开分级诊疗,老百姓大病小病容易一股脑儿都往大医院跑。挂号网要改变这一现象,目前大力构建的微医集团就是要实现分级诊疗,优化医疗资源配置,帮助患者找到合适的医生,同时帮助医生挑选对症的病人。

  不单单是挂号网,其他网上医疗平台也在通过价格杠杆、合作诊疗等实现分级诊疗。借助“互联网+”东风,这类挂号平台受到了投资者、医疗行业、患者等前所未有的关注。

  对于线下挂号的拥堵,廖杰远坦言,医生和患者、医院和患者之间,存在天然的信息不对称。患者必须到医院里才能获取信息服务;优质医疗资源过度集中在一线城市,又加剧了挂号难、看病难的问题。

  北京市卫生计生委新闻发言人高小俊曾表示,北京市2014年常住人口2151.6万人,而全市医疗机构完成门急诊诊疗人次近2.3亿,其中到三级医院看病的患者中,有2/3都是常见病、一般性疾病或慢性病患者。

  发稿前,记者来到了位于呼和浩特市爱民路的解放军253医院,见到了医院政治部主任邓爱民。他说:“本来是一次爱心行动,没想到成了这样。现在手术还没做完,本来要做4期,但她现在不做。至于她说的恢复听力,我们的手术同意书上就没有说这一条,至于报纸上说那是报纸,她现在就是问我们要钱,我们希望她走法律程序。”

  通过这个数据可以看出,大医院的拥堵很大程度上卡在了慢性病这一领域,通过分级诊疗疏导慢病群体,对转变整个就医环境的作用不可低估。

  业内专家指出,单从互联网医疗角度出发,有了大量、优质的医疗资源仅仅是分级诊疗的基础性资源,找到能够提高医生接诊效率的模式才是关键,互联网医疗的大数据优势恰好找到了这个环节的痛点,即切入慢病管理,从而为分级诊疗铺平道路。(完)